威尼斯人下注平台


吐祥,一个地名的诱惑

来源:金叶文苑(烟草内网) 发布时间:2018-11-27 15:40

起心动念去奉节,想找个既有特点,又不太被人关注的古镇去感受下深山里的三峡文化,在地图上一眼看见了吐祥!跟大名鼎鼎的白帝、鱼复、永安比起来,“吐祥”二字显得儒雅而低调。恰恰是这一点打动了我,于是有了这一趟旅行。

吐祥在奉节县南边的七曜山区,与湖北利川接壤,从县城乘班车去,路况不太好,要走近两个小时。幸运的是我的行程并没有觉得累,当地一位老者恰好与我同坐一排,知道我去吐祥,一路上热情地向我介绍镇情,成了免费导游。

老者是镇上居民,曾经当过大队支书。他告诉我,吐祥的“祥”在奉节话里读作“墙”,吐祥最初就叫土墙。传说明末张献忠带领的“八大王”造反队伍入川,经过这里遭到抵抗而大动杀机。镇上人口几乎杀光,房屋悉数烧毁,只剩下镇中心墨溪河边一段残留的土墙。战乱过后,湖广江西移民来此插占为业,以这段土墙为据,重新建起房屋街道,这就是最初的土墙镇,后来又叫了吐祥,仍然读作土墙。但什么时候“土墙”变成了“吐祥”,老者也不知道了。不过,他又告诉我,其实在奉节、云阳一带,很多人至今还把“祥”读成“墙”或“强”。

这话倒提醒了我。多年以前我在云南居住过,知道在滇中和滇南,即昆明、玉溪及红河州一带,很多人也把“祥”读成“强”。渝东北和滇中南的语音有没有渊源关系,谁影响了谁?

线索还真有!司马迁《史记·西南夷列传》讲到:楚威王时,将军庄蹻带兵“循江上,略巴黔中以西”,一直打到滇池,宣布滇地归属楚国。之后,秦国攻楚,巴黔中道路阻塞,庄蹻和他的几千士兵回不了楚国,只好“变服,从其俗,以长之”,庄蹻自己当了滇王,几千楚兵也成为云南汉族的始祖。先秦时的巴黔中正是今天三峡及武陵山一带,那时的奉节即属巴地,秦统一后为巴郡鱼复县。即是说,庄蹻西进入滇很可能从这里走过。如果《史记》所记属实,那么三峡与滇中地区的语言关联就是很自然的了。

事实上,吐祥的历史十分悠久。1989年,吐祥镇山羊乡出土了一件青铜錞于。錞于是战国时期的军中礼器,历史考古学界公认为典型的巴国器物,湖北、四川、重庆的博物馆都有大量收藏。青铜錞于加上镇内石笋河峡谷的悬棺,说明吐祥也是古代巴人的家园。

吐祥镇还有不少地名也充满了浪漫的诱惑。镇西有个梅子关,前清时候,一位王姓秀才中了举人,乡民甚感荣耀,把乡名改为“梅魁”,以表彰王举人在乡试中夺魁。王举人老家梅魁乡王家祠堂是清代巴蜀传统民居,房屋为连体四合院外加耳房样式,四面回廊,中间一块很大的天井。大门和耳门上的“爽抑西山”、“静里乾坤”汉字浮雕,显示出主人的文化修养和生活志趣。

如今的吐祥,交通便利了许多,农业经济也多元化了,烟叶和蚕桑成为新的种植养殖业外,还发展了乡村旅游。乡民们利用高山凉爽、森林茂密的自然条件,开起农家乐,且与特色出产相结合。历史最悠久的是蚕桑,镇里很多人家种桑养蚕,有些技术还是家传的。吐祥镇史资料也保留下一段颇具浪漫色彩的记载:安史之乱时,唐玄宗入蜀避难,曾盖过奉节呈献的蚕丝被,十分柔软暖和,盖着还有股清香,与在长安见过的很不相同。玄宗要去出产地看看,只因地方官员劝驾说那里山高路遥,才打消了念头。当天晚上,玄宗于睡梦中来到长江对岸一座高山小镇,只见那里阡陌纵横,家家种桑养蚕,山间云雾缭绕,一派仙气。唐玄宗看罢,不由称赞“蚕吐银丝,气蕴吉祥”。据说这才是“吐祥”镇名的真正来历。

原来,地名带给人的诱惑,本质上就是一种文化,一种植根于历史与百姓生活的传统。重庆的很多地名都值得咀嚼,吐祥便是一例。